弱水有三千,只取一瓢饮——对中小建筑企业生存的思考

每一个行业都有高潮低谷,建筑业经历30年的大牛市后,正在逐步走入下行通道。悲观情绪在勘察设计、建筑施工行业逐步蔓延,对于未来的彷徨逐步演变为恐惧,而部分中小企业变为绝望。有人预计,在市场萎缩的情况下,将会有大批企业死亡,甚至预计30%很难在未来五年活下去,部分商业银行把建筑行业列入重点关注行业,更加剧了行业的恐惧心理。在我拜访的企业中听到一种观点:除了央企、省级建工集团等银行会支持的企业,中小建筑企业很难活下去,果真如此吗?

“弱水有三千,只取一瓢饮”的故事本是这样:某日,一人于菩提树下问佛主如何才能快乐,佛主问:“在世俗的眼中,你有钱、有势、有一个疼爱自己的妻子,你为什么还不快乐呢?”此人答曰:“正因为如此,我才不知道该如何取舍。”佛祖笑笑说:“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某日,一游客就要因口渴而死,佛祖怜悯,置一湖于此人面前,但此人滴水未进。佛祖好生奇怪,问之原因。答曰:湖水甚多,而我的肚子又这么小,既然一口气不能将它喝完,那么不如一口都不喝。”讲到这里,佛祖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对那个不开心的人说:“你记住,在你的一生中可能会遇到很多美好的东西,但只要用心好好把握住其中的一样就足够了,有如,弱水有三千,只取一瓢饮。”

即使行业下行,中国建筑业依然如佛祖放在我们面前的大“湖”,中建、中铁、中交等央企,是喝不下这一“湖”水的;中小企业有机会“只取一瓢饮”而活下去。建筑业的特点,给了大多数中小建筑企业足够大的生存空间:

首先是市场集中度不高。建筑业的每个细分行业都有自己的特点,客户的需求存在多样性,区域扩张有资源限制,建筑企业的项目型经营生产模式、资源组织的临时性,注定了行业的集中度很难如制造、软件、互联网等行业产生很高的市场集中度;欧美市场存在大建筑企业,同样存在更多的中小建筑企业,如果有“只取一瓢饮”的心态,中小企业把自己能干和该干的事情做好,是能找到生存空间的。

其次是建筑业资源聚散的灵活性。相比制造业、房地产等重资产行业,按照订单生产的建筑业具有资源聚散和库存少的特点,这一特点大大降低了建筑行业、企业去产能的难度。迅速减少的产能大大降低建筑企业的生存成本,对延长企业的寿命有极大的好处。

第三是可寻找的生存领域多。2008年,日本修庙的金刚组在国内被引起广泛关注,原因是其1400多年的历史,除此以外我们也要看到建筑业给予它生生不息的机会,要知道在高科技行业是不太可能存在这么长生存机会的。细分得不能再细的庙宇建设都能让企业生存这么长时间,建筑业能找到的这样的生存领域可以说数不胜数。

对于中小建筑企业,目前确实是生存的难关:银行借贷困难;与新型的管廊、海绵城市市场无缘,PPP模式没有办法参与;技术、品牌、团队不支持其在市场竞争中拿到高大精尖特的项目;海外走出去没有人脉和机会。一切看起来都那么悲观,那么,听听佛祖的吧,“弱水有三千,只取一瓢饮”。美国在完成城镇化数十年以后依然有70万家建筑企业,其中99%是中小企业,可见中小建筑企业利用自己灵活、管理链条短、反应快、成本低等优势,努力寻找适合自己生存的细分市场,路还是有的,任何时候,成功的彼岸不会拒绝那些有能力、满足客户需要的中小建筑企业。




关 联 阅 读
站在2030年回望今天的建筑业
站在2030年回望今天的建筑业
蔡敏

在悲观主义视角下,市场需求将发生巨大变化;从现在看未来,我们往往会比较乐观;但从未来看现在,我们要怎样取舍?

设计院向工程公司转型的“三重门”
设计院向工程公司转型的“三重门”

设计院向工程公司转型不仅意味着价值链的延伸,更意味着业务重心的转移,业务重心的转移势必带来组织结构的调整。

中国建筑业竞争格局从分化走向固化
中国建筑业竞争格局从分化走向固化
李福和

建筑业竞争格局从分化到固化,是综合差异长期竞争的结果,有外部环境、政策的因素,也有企业自身能力的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