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企业适应性组织建设

做了12年管理咨询,大概去过600家工程企业、见了接近2000位各企业领导,我一直在跟大家探讨组织在企业管理中到底处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首先,从组织管理在整个企业管理的架构来讨论。这里我画了一张图,在整个企业管理当中,组织衔接企业的战略、流程和后面的支撑体系,相当于房建的四梁八柱的作用。麦肯锡咨询公司的创始人说到 “企业管理当中存在的任何大问题都可以归结到组织问题,也就是说组织管理问题是企业管理当中最大的问题”,也就是说组织是企业管理中最大的问题。

其次,企业在组织建设中应该从哪些维度考虑。以下是一个经典的管理模型,一般认为组织管理要从两个维度四个要素入手。第一个维度是未来和现实。比如说很多企业在学习华为和一些互联网企业,学习他们在管理实践当中的思考和探索。回过头来看,工程企业的组织建设受制于工程领域企业现实条件。打个比方,我们经常说谷歌这些企业在管理当中是不要打卡考勤的,但是这里有一个重要的前提,就是这些企业的从业人员素质、职业素养非常高。但是这些条件对于工程企业来说可能不满足,所以工程企业要考虑的第一个问题是组织的发展、组织的架构设置要与企业未来的方向以及现实条件相匹配,需要各个企业自己去把握这个平衡点。第二个维度是企业组织结构的设计要考虑风险控制和效率。一些企业的领导说到公司现在审批的环节很多,从组织的角度来说,审批环节多其实更多的是从风险控制的角度考虑的,那么相应的运营效率就会低。所以在企业组织设计、权限和流程的设置当中,要考虑企业运营效率的提高和风险控制两者之间的均衡。比如中建对投资控制的很严,5000万、1个亿的投资就要到股份公司层面审批,这样可能实现了风险控制,但是效率就会受到影响。

第三个方面是工程行业进行弯道超车、跨越发展的机会越来越少,更多的要从企业模式或是战略的选择回归到组织能力建设上。从下面这张分析图展开,大概在10年前,2010年左右,我们在给很多企业做战略规划或组织管理的咨询项目时,很多企业都提到要跨越发展、要弯道超车,也就是说在过去的10年、20年时间,整个行业具有巨大的红利机会,实现弯道超车、跨越发展的机会,那个时候更多的企业是通过战略的选择来实现企业的发展。但是在目前这个节点上,工程行业这种弯道超车、跨越发展的机会越来越少,更多的要从企业模式或是战略的选择回归到企业的组织能力建设上,也就是我们探讨的大课题—组织体系建设。当一个企业做1个亿、10个亿、100个亿、1000个亿的时候,企业的架构是不一样的;企业的主营业务从水工、铁路转为市政、房建,企业的能力、架构都应该发生大的变化。在企业发展的过程中,企业的能力、架构、资源、文化要与图中的红线相匹配,不然企业的目标肯定实现不了。今年五月份我把所有上市公司的年报全部看了一遍,年报里有专门讲企业核心能力的章节,对比分析发现很少有企业提到自己的核心能力是组织能力,基本上提到核心能力是有多少个特级资质、有多少的信贷额度以及有多少的装备等。

这三个方面是我在过去的6个月时间里,去大量的企业进行组织调研的思考。我认为这三个方面是需要所有企业去考虑的,第一是要认识到组织体系、组织建设在整个企业管理中的位置和重要性;第二个是在进行组织建设的时候要考虑两个维度四个因素,并且这两个维度四个因素是互相制约的,既要考虑到现实条件,又要考虑与未来的平衡;第三个方面是不同企业在发展的过程中一定要考虑能力、组织与企业的目标相匹配。 接下来从几个维度来提出一些问题,希望大家就这些问题进行思考和探讨。 核心关注点1:组织模式与经营模式脱节 在过去的这些年中,相当多的企业的组织模式与经营模式是脱钩的。这里尤其表现在以下四个方面。第一个是业务类型变了,但是企业的组织模式并没有发生改变。最典型的是有一个企业,原来企业80%的能力、80%的业务是A业务,但是现在A业务已经萎缩了,它现在变成了20%的业务是A,80%的业务是B,但是它的整个的组织结构还是原来那种做A业务的结构,远远不能满足市场发展的需求;第二个是业务模式变了,但是企业的组织模式并没有发生改变。最典型的是企业原来是做C的,现在能够做EPC了,是全价值链环节了,这样的业务变化对企业的组织结构提出大的调整的要求;另外还有区域、规模变了,企业的组织模式与经营模式是脱节的。 核心关注点2:组织的功能定位模式模糊 这里也体现在四个大的方面。第一个是总部的功能定位是比较模糊的。我在很多企业调研的时候,问总部管理人员这样一个问题:“总部到底创造了什么价值” ?很多人对这个问题感觉很茫然,他们从来没有问过自己“总部创造了什么价值”这个问题。很多企业的总部沦为了税务局,收管理费,并没有能够起到品牌、市场、管理、人才输出和平台的作用,那么这样的总部价值何在?另外一类就是典型的借做强总部的观点,把企业总部做的很大。我们的一个经验数据是企业所有的管理人员占比超过20%的就算是管理水平不高的,这里说的不是合作模式下。我们把所有在项目上的人员称之为业务人员,其他的像二级单位、总部的都称之为职能管理人员,这样的比例应该是低于2:8,我见过最好的一个企业是10%。中建某个局的华南公司去年的营收是190亿,自有人员加上各种用工形式的人员全部加起来大概是3600人,总部只有370人,也就是不到11%的比例,公司的总部和区域经营部的人员加起来不到11%,这应该是极其精简的。各位领导也可以反思自己两个问题:一是我们的总部到底创造了哪些价值?二是如果做强总部的话到底是强在哪里?第二个是经营是集中还是分散。很多企业都在想经营到底是往上拎还是往下放,这个很有代表性的是我在一些企业调研时他们问的“中建、中交包括中铁以前提出的指挥部的思维”。我个人的观点是不能一概而论,要根据自己企业的业务情况来思考。比如像中铁,做铁路业务对接的是铁路总公司等这类单位,那么它的经营应该是往上拎的;如果企业的业务大量的是市场开发商的项目,那么这个时候企业的经营就要往下放。所以要根据企业的业务情况来考虑经营是往上还是往下。第三个是要考虑各个组织结构部门和人员的设置。另外一个经验数据是企业的工程条线、人力资源条线等各个条线的人数应该是什么样的一个比例关系。我们在行业里做了测算,专门从事人力资源的比例大概是在千分之七。各个企业也可以根据自己发展的情况,分析一下像人力资源、党群、商务、市场,各条线的人员应该是一个怎么样的结构比例。 核心关注点3:人员匹配和组织建设落地不容易 第三个关心的问题是人员与组织能力的要求是很难匹配的。在过去的这些年企业人员的留和用的难度其实是越来越大的。我在上周看到了一个很惊讶的数据,截止到2019年11月,中国新出生的人口不到1100万。这个数字当时是让我极其的惊讶,原因是2017年出生的人口是1700万,2018年出生的人口是1500万,如果今年出生的人口只有1200万的话,这对中国未来是一个极大的影响。中国出生人口最多的一年是1963年,出生了3100万人口,当年死亡人口是600万,也就是说1963年中国人口净增加了2500万,但是这个年龄段的人慢慢的进入了老年,再过10年、20年如果中国保持这样的人口的话,对我们整个企业的发展都会是巨大的挑战。过去六个月在这么多企业调研,大家谈的比较多的问题有组织架构、组织方向,最核心的是人员的数量、质量及其组织变化的匹配程度。 最后一点是列举在过去的六个月里调研过程中,与大量企业探讨的五个方面,即建筑企业对组织建设的思考和探索。第一个是优秀的企业从侧重战略选择,寻找弯道超车、跨越发展的机会,转向侧重组织能力建设。第二个是在强总部建设的探索较多,比如说财务、信息化、人力资源等通用职能上升,战略管控的能力越来越强,这方面大型央企体现的非常明显。第三个方面是矩阵和事业部制组织结构逐渐被接受,产品中心型和客户中心型并存。产品中心型就是我们典型的专业化分工,比如做设计的、安装的、施工的、装饰的、运营的,这种以专业划分的我们称之为产品中心型。产品中心型的好处就是各个产品各个专业能够做的非常精、非常深,竞争能力强。另外一种结构叫客户中心型,就是围绕每一个客户能够提供从头到尾的服务,比如说小一点的企业,围绕客户企业能够提供从设计、施工、运营到后面的维护等一系列的服务;大的组织来说比如围绕湖南省政府、围绕长沙市政府提供一站式的服务。最典型的是上海有家企业叫隧道股份,就是上海城建,慢慢的构建起客户中心型的组织,围绕市政府、围绕一个城市,企业可以提供从最开始的投资到最后维护的全产业链的服务,还可以为客户24小时提供服务。所以未来大量的企业在探索这种客户中心型,从原来的产品中心型、专业化,逐渐过渡到大的客户中心型。第四个是从授权型管理、控制型管理逐渐转向赋能型管理。现在赋能这个词用的很多,工程企业还处于尝试阶段,从一开始的授权或者说叫控制,更多的是现在做成是后台、中台、前台进行授权的这么一个组织架构。第五个方面是超大型组织逐渐走向平台化功能,产业生态链雏形初现。如葛洲坝这样的千亿集团未来完全有可能成为产业链平台型,可以在大的平台上提供服务、创造价值。 以上是我在过去半年调研当中的一些思考和总结出的一些问题,希望能与大家进行探讨。谢谢!




关 联 阅 读
我国勘察设计行业发展态势简析
我国勘察设计行业发展态势简析

勘察设计行业过去的快速发展主要得益于国民经济快速增长以及固定资产投资规模的持续攀高,随着宏观环境的变化,勘察设计行业格局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

中国建筑的勘察设计业务发展情况
中国建筑的勘察设计业务发展情况

2019年上半年,中国建筑的勘察设计业务发展势头保持良好,新签合约额55亿元,同比下降8%;实现营业收入50亿元,同比增长31%;

垄断竞争下的挑战与发展
垄断竞争下的挑战与发展
陈南军

编者注:本文为陈南军先生在“预见2021暨攀成德建筑业年度论坛”上演讲的速记稿,文字略有删节。